“夜空中最亮的星”匯聚感人正能量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9-10

 你可能沒有聽說過“高至凡”這個名字,但你或許聽過福建省廈門六中合唱團活潑悠揚、清澈動人的歌聲。

  《夜空中最亮的星》《稻香》《青花瓷》《魚歌》《魚戲蓮葉間》《送別》……廈門六中合唱團演唱的歌曲在各大媒體點擊量累計過億,還曾受邀上央視演出。這一成功的幕后,廈門六中音樂老師、合唱團指揮高至凡是最大功臣。

  7月19日,年僅28歲的高至凡因突發重疾,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合唱中,作為指揮,高至凡總是面向合唱團的成員,將背影留給觀眾。現在,讓我們追隨他的目光,看看他一直專心注視著的合唱的世界。   


  堅持追求,從未懈怠

  1991年出生的高至凡是個不折不扣的“90后”。2014年,高至凡從廈門大學藝術學院畢業,進入廈門六中從事音樂教學工作。

  據廈門六中藝術團團長陳琦回憶,那時的高至凡扎著小辮子,戴深棕色的方框眼鏡,披著一個束口袋在肩上,是個“頗有藝術家氣質”的個性青年。

  然而,正是這個有個性的“90后”,找到了廈門六中副校長戴鷺堅,主動要求負責室內樂隊并組建合唱團。

  “老高接手合唱團的時候,其實大家的興趣并不在合唱上,因為合唱團的巔峰期已經過去了。”高至凡任教廈門六中時的第一任合唱團團長、該校2016屆畢業生劉曉奇說,“連團員都是問題。當時合唱團團員沒剩下幾個人,我們就去一些社團強制納新。怎么讓大家重燃對音樂的喜愛,讓老高頗費腦筋。”

  其實,不僅學生對合唱失去了熱愛,那時的高至凡對合唱也有些“刻板印象”,“覺得合唱是很老派的東西”。不過,高至凡并沒有選擇用老的方法帶起這支合唱團,他想要采用一些別人沒有采用過的、有意思的方法,做一個不一樣的合唱團。

  “那年,我們別出心裁地選了兩首歌,一首是徐志摩的《我有一個戀愛》,一首是《修女也瘋狂》里的《I Will Follow Him》。也許是歌曲選得好,我們拿了個一等獎,士氣大振。”劉曉奇回憶道。

  高至凡的創新之路越走越遠。2017年,廈門六中合唱團發布的一首阿卡貝拉版《青花瓷》在網上引發轟動。這首歌沒有使用任何樂器,而是用人聲和拍手作為伴奏。

  廈門六中合唱團一炮走紅!高至凡并沒有滿足于此,反而更加投入。

  “他把所有精力和時間都放在了合唱上。”高至凡的音樂搭檔,同樣為廈門六中合唱團付出良多的徐聰說。

  為了提高廈門六中合唱團的水平,高至凡動用了一切辦法請全國各地的音樂家來給中學生上音樂課,甚至執著得有些“不擇手段”。

  作為上海Echo合唱團的粉絲,高至凡入職廈門六中后,經常跑到上海聽合唱演出,學習最新的演繹方式。有一回聽完Echo合唱團的演唱,他便給Echo合唱團的指揮洪川發信息留言,邀請洪川到廈門來指導。

  “洪川一開始覺得莫名其妙,老高卻執著地發了一次、兩次、三次……甚至邀請洪川在節假日到廈門幫學生們排合唱。約了大概一年吧,在2016年寒假,洪川終于來到廈門。在那以后的三年,洪川每年都來。洪川給六中的孩子們排合唱的時候,老高就在邊上觀摩學習。”劉曉奇說,這是他對高至凡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實際上,不僅是洪川,高至凡還邀請過上海彩虹合唱團團長金承志來給廈門六中的孩子們排練過。為了廈門六中推廣和發揚“阿卡貝拉”表演形式,高至凡用近乎瘋狂的方式在學習。只要是能提高合唱團水平的事,他都不遺余力。

  “也許因為他的執著熱誠,朋友們既‘討厭’他又都支持他。”劉曉奇說。

  專注眼前,把事做好

  高至凡的努力沒有白費。在他的帶領下,廈門六中合唱團聞名全國,多次在電視節目中登臺表演,與霍尊、張靚穎等歌手合作演唱,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網紅”。

  廈門六中合唱團走紅后,面對媒體時,高至凡十分低調。他說:“我不在乎多火,得什么獎,學生真正享受音樂是對我最大的肯定。我們不是娛樂明星,不是歌手,不是商業運作,第一考慮的還是教育層面……”

  “他曾說,我只做我的合唱。”陳琦回憶,高至凡對音樂投入了全部精力,始終在尋找合唱最前沿的表現方式,加入各種表演,將歌曲轉化為最適合中學生的作品。

  2019年,學校為高至凡申報省五一勞動獎章。面對所有的獎項,高至凡都表示:榮譽不重要,還有比我更優秀的同事,他們比我更辛苦。只要是咱們六中老師被肯定、被獎勵,我都開心!在高至凡拒絕提交申請表的情況下,他的同事們替他撰寫并提交了申請表。

  “合唱實際上是乏味的,要一點點地摳。排練是痛苦的事,每次結束,大家都會歡呼雀躍。我們之所以能堅持下來,是因為我們在追求音樂本身的東西,把每一個音準、節奏都做好,練習好。”徐聰說,真正打動人的其實不是那些技術上的“花架子”,而是音樂的本質。

  “我們的合唱并沒有外界說得那么玄乎、那么美,只是因為認真雕琢了每一個音符。大家心思單純,不想完成作品后能得到什么,只專注眼前,把合唱這件事做好。”徐聰說。

  哪怕是乏味的事情,也要做到最好,讓其熠熠生輝。這樣的匠人精神,在高至凡的身上閃耀著光芒,也同樣能在徐聰、在廈門六中合唱團的成員們身上找到。

  為了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教育上,高至凡從不參加商業演出。但遇到公益演出,他總是不遺余力。

  初中合唱團成員邱詩晗參加了所有阿卡貝拉曲目的錄制,她對高老師的一次“三小時夜聊”印象深刻。

  有一次,因為唱主旋律的同學鏡頭比較多,關注度高,孩子們互相有些不服氣。排練之后,高至凡把大家聚在房間里聊天,一聊就是三個小時。他告訴孩子們要時刻記得唱歌的本質,享受音樂,不要太在意外在的東西。他也向大家保證,在往后的錄制中每個人都有鏡頭。一番懇談不僅解開了大家思想上的疙瘩,還讓大家化解芥蒂,心貼得更近了。

  “我們喜歡合唱,喜歡一起唱出來的歌。喜歡一起歡笑一起哭,一起收獲一起痛,合唱中每個人都很重要,少了誰都不行,少了一個聲部就不是合唱了。有人陪著的感覺真好。”孩子們說。

  合唱有合,更要有“讓”

  在廈門六中的5年任教期間,高至凡迎來送往了一批又一批學生,他將音樂教育當成志業而非職業。對學生而言,他扮演著重要的啟蒙角色。

  蔣芷涵是廈門六中初二的學生,是初中合唱團的一員。接受記者采訪時,她落落大方,自信十足。

  “這份自信正是來自于參加合唱團。”蔣芷涵說。

  在合唱團招錄《青花瓷》一曲的成員時,蔣芷涵沒有被選上,感到十分沮喪,下定決心今后一定要更努力。然而,到了《稻香》曲目考核時,蔣芷涵由于過于緊張發揮失常,還是落選了。不甘心的她主動找到高至凡,請求老師給她一個重新考核的機會。當站在高至凡面前演唱完后,她不僅獲得了參加《稻香》演唱的機會,同時也收獲了自信。

  “我再也不怕在眾人面前說話、唱歌了,登臺表演也是自信滿滿,這是老高送給我的珍貴禮物。”蔣芷涵說。

  小學時,蔣芷涵唱的是高聲部;參加六中合唱團后,高至凡認為她音域比較廣,讓她嘗試不同的聲部,所以高、中、低聲部都唱過。她表示,這讓她重新認識了音樂。原來認為無論是高聲部還是低聲部,只要唱好自己的就行了;唱了中聲部,才學會要兼顧高、低兩個聲部,再唱高、低聲部時,感覺就不一樣了。

  “合唱就像說相聲,有逗哏,也得有捧哏,相互映襯才行。”蔣芷涵形容。

  在學生眼里,高至凡是個真摯熱忱的老師。教學生音樂他從不收錢,只要學生愿意合唱便心滿意足。他會給想學習的學生單獨開小灶,對作品對學生都很認真。正因為高至凡的負責,每個學生都找到了自己的閃光點,真正愛上了音樂。

  “合唱對我的意義,不單是唱這么簡單,還延伸到了許多方面,比如對作品、對人生的理解。老高經常會講解作品,幫助我們理解,這對我在參加音樂戲劇考試時比同齡人有優勢,也對我現在的創作很有幫助。”后來考入上海音樂學院的劉曉奇很感慨,“他不僅教我們音樂,還教我們為人處世。”

  談到自己的體會,劉曉奇說,合唱其實講究的是“讓”,謙讓的讓。曲子好不好聽、有沒有完整地演繹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均衡”。不能因為高聲部音色明亮又相對好唱就突出,也不能因為中聲部是“夾在縫里的”就忽略它,同樣,缺了低聲部也不行。合唱這種“讓”的精神,讓他深受啟發。

  劉曉奇不是合唱團里唯一選擇了音樂的學生。在一屆又一屆的合唱團成員里,不乏考上頂級音樂學校的團員。

  在高至凡的葬禮上,現場沒有放哀樂,而是由廈門六中新老合唱團團員一起合唱《夜空中最亮的星》。伴隨著空靈純凈的歌聲,人們在淚雨中送別了高至凡。

  “我們手頭做的事,一件都不會停下來,我們會繼續下去,把音樂做得更好,這一定也是至凡希望的。”談到廈門六中合唱團未來的發展,徐聰這樣說。

  現在,廈門六中有越來越多的學生加入合唱團,大家表示,一定要把這一凝聚高至凡老師心血的品牌繼續傳承下去。

  “廈門六中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我們會一起來幫助老高完成未竟的事業。我們也相信他已經化作了夜空中的一顆星,為我們照亮前行的路。”金承志在對好友的悼詞中說道。

  越深入高至凡的合唱世界,越能夠感覺到,他將許許多多對合唱有著純粹熱愛的人集合在一起,在彼此對音樂的創新與精益求精中互相共鳴,聲音漸漸響亮起來。曾經被人厭倦的“老派”的合唱,正在唱起新聲。

  “原以為大合唱只是大家異口同聲唱同一首歌,挺無聊。在看了廈門六中合唱團的表演后,才知道原來合唱也可以這么有趣。”在廈門六中發布的《夜空中最亮的星》合唱視頻下,有網友動情地評論道。

  廈門六中合唱團粉絲、網友“yualex”說:“這是一群有個性的孩子,他們每一個人在合唱中都至關重要。當這些生動的個體在集體中交匯,個體沒有被埋沒,反而演繹出了最動人的旋律。”

  如今,在抖音APP上,許多創作者不約而同地為暖心的視頻配上了高至凡創作的音樂。感人的畫面與動人的音樂交織在一起,為更多人帶來了正能量。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記起,曾與我同行,消失在風里的身影……”高至凡走了,但他的故事和他的音樂給人們帶來的感動,卻長久地留在人們心中。(記者 李云舒 蔡怡琳 張宏)

美女六肖中特图46期